让先进教育理念在雪域生根发芽

原标题:让先进教育理念在雪域生根发芽

    出生于1993年的东华大学附属实验学校团委书记王德伟,是上海市松江区第四批援藏教师中最年轻的一位。来到西藏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后,他主动把挂职时间从1年延长到3年。除了舍不得学生,他也“想让自己做的事情更有意义”。

    2018年8月,参加工作刚满3年的王德伟随支教团队来到海拔3800米的日喀则。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的王德伟,看到辽阔的蓝天和遍地青稞时,非常兴奋。但同时“迎接”他的还有高原反应。头疼、气喘,连续两晚失眠……援藏3个月,他的体重掉了20斤。

    日喀则市上海实验学校前身是建于1981年的南郊小学。从2005年开始,经过上海市十几年的对口援建,该校已成为日喀则地区唯一一所12年一贯制学校。2018年秋季学期,全校有教学班46个、学生2200名左右、本地教师220名左右,绝大多数学生是藏族。

    这所硬件设施不输上海、中考成绩十几年保持全自治区第一名的学校,教学水平在日喀则已是数一数二。但在上海支教团队看来,学校的教学理念还有很大提升空间。“我们要做的不是照搬上海的先进理念,而是结合当地特色,走出一条适合学校发展的路子,留下一支不走的教师队伍。”王德伟说。

    来学校的第一年,王德伟担任初中语文教师。他发现,虽然当地和上海用的都是统编教材,但藏族孩子学习语文有困难。

    于是,王德伟想了很多方法唤醒孩子们对语文的感知。他根据课本内容和学生兴趣准备了许多拓展材料。一次假期,他通过朋友圈了解到很多孩子在看电视剧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,就在语文课上讲解了李清照的两首《如梦令》,他还自费购买图书放在教室里,引起了孩子们阅读的兴趣。

    2019年5月,王德伟原定的1年支教时间眼看就快结束了。一次在课堂上,他请学生说说描写“离别”的句子。一个孩子在讲解“天下无不散之宴席”时说:“我们就像一桌宴席,这学期结束,王老师就回上海了,我们这桌宴席也就散了。”话音一落,教室里原本开心的氛围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。另一个坐在前排的孩子轻声说了一句:“王老师,你可不可以继续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这些话,让王德伟感受到了学生的认可,他也发自内心地想再陪孩子们一段时间,看着他们成长进步。于是,王德伟和同批的许多教师一样,主动把支教时间延长至3年,并从第二年开始转至管理岗,主要负责学校团委、少先队的工作,带领学生参加社会实践、职业体验等。

    王德伟印象最深的是关于扶贫产业调研的活动。在阿亚村,有一个山东省对口扶贫的枸杞园项目,项目每年请当地农民来采摘枸杞,以此增加他们的收入。王德伟请来产业园总经理为参与调研的高中生讲解,学生们问了许多关于枸杞种植、挂果、加工等问题,还有学生说,以后招人采摘枸杞时,自己也想参加。王德伟觉得,这样的社会实践对孩子来说意义深远,“因为只有走出校园,真正与人沟通,孩子们才能体会到脱贫的内涵”。

    在团队支持下,王德伟还组织学生参加职业体验周活动。他带学生去上海援助的日喀则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,让学生在实训基地参观体验蔬果、花卉种植,藏式家具加工,现代化物流分拣等工作。他还带学生到附近社区了解藏族传统的烧牛粪、打酥油、种青稞,听当地老人讲讲几十年来生活方式的变迁。

    在少先队和共青团的工作中,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非常重要。王德伟总想着为当地孩子创造更多机会,让他们看到外面精彩的世界。

    作为上海对口支援工作之一,王德伟每年会带一些西藏孩子到上海参观学习,让他们真切地体会祖国的繁荣富强,以及扶贫事业对自己家乡的影响。

    王德伟记得,2018年,他问一个品学兼优的初二学生,未来想去哪里读高中?得到的回答是:想留在西藏,这样周末可以帮家里干活。2019年的上海之行,王德伟特意多留了一个名额给他。活动最后一天,大家在外滩合影时,这个孩子搭着王德伟的肩膀说:我一定要到上海读高中。2020年,他以高分考取上海市珠峰中学。在王德伟看来,教育的意义就在于——接触更好的机会,争取更好的人生。

    援藏两年半,王德伟见证了日喀则的变化:学校里的道路硬化了,市区楼变多了、路也修好了。但他对这里的教育事业还有更多期待:他想为当地学校素质教育理念的确立、学生综合能力培养方法的推广再做一些事,也希望今后的援藏教师能把这项事业长久做下去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魏其濛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3月22日 08 版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